时代28 > 复刻汉锦 重现千年华美

复刻汉锦 重现千年华美

2018-09-25
分享到:
【导读】《复刻汉锦 重现千年华美》,欢迎阅读。

打开爱屋吉屋的APP,可以借助查看二手房房源的视频,非常直观地了解房屋的房龄、房型、装修、格局等信息,利用街景地图,了解小区环境、房屋外立面的新旧保养程度,包括周边社区购物、学校、医院和轨道交通配套等。综合以上信息,不需要实地看房,就能完整了解二手房房源的全部信息,作出是否实地看房的决策,大大减少了用户的无效时间。

  复刻汉锦 重现千年华美秦亡后,楚汉相争,刘邦得胜,进一步统一中国。此时齐王田广割据一方,派重兵守历下,以御汉兵。汉高祖三年(前204年),刘邦一面派郦食其赴齐劝诱,表示修好,一面派大将韩信从平原渡黄河屯据九里山(即卧牛山)。齐王田广受骗,撤去了防御历下的兵备,韩信乘虚而入,齐王大败,历下遂归于汉。

  目前,中研普华已经为上万家客户()包括政府机构、银行业、世界500强企业、研究所、行业协会、咨询公司、集团公司和各类投资公司在内的单位提供了专业的产业研究报告、项目投资咨询及竞争情报研究服务,并得到客户的广泛认可;为大量企业进行了上市导向战略规划,同时也为境内外上百家上市企业进行财务辅导、行业细分领域研究和募投方案的设计,并协助其顺利上市;协助多家证券公司开展IPO咨询业务。我们坚信中国的企业应该得到货真价实的、一流的资讯服务,在此中研普华研究中心郑重承诺,为您提供超值的服务!中研普华的管理咨询服务集合了行业内专家团队的智慧,磨合了多年实践经验和理论研究大碰撞的智慧结晶。我们的研究报告已经帮助了众多企业找到了真正的商业发展机遇和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坚信您也将从我们的产品与服务中获得有价值和指导意义的商业智慧!公司介绍中研普华公司是中国领先的产业研究专业机构,拥有十余年的投资银行、企业IPO上市咨询一体化服务、行业调研、细分市场研究及募投项目运作经验。公司致力于为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企事业发展研究部门人员、风险投资机构、投行及咨询行业人士、投资专家等提供各行业丰富翔实的市场研究资料和商业竞争情报;为国内外的行业企业、研究机构、社会团体和政府部门提供专业的行业市场研究、商业分析、投资咨询、市场战略咨询等服务。

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穿综。 龙博摄/光明图片  对尼雅河孕育的尼雅古代绿洲历史地理研究和探索始自19世纪70年代。

许多学者通过对考古资料的分析,结合出土汉文简牍资料的释读结果,大胆推定尼雅遗址可能是汉代“精绝国”。

因为在佛塔遗址不远处曾发现了一些珍贵的汉文木简,在一片残断的汉简上,非常清晰地墨书有“汉精绝王承书从事”字样,昭示尼雅遗址与汉书上记述的“精绝王”一定有直接关联。   《汉书·西域传》对精绝国有记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译长各一人。   “通过对3号墓、8号墓木棺规格、随葬品、大量的华丽服饰尤其是大量华贵织锦的综合分析,我们认为,这座墓葬里的主人有可能是精绝国的王族或者是贵族,年代当在东汉的中后期到魏晋时期。

”于志勇说。

  在8号墓葬男性尸体的右侧,考古人员还发现了男主人的袍服衣襟用“延年益寿长葆生孙”锦、“安乐绣文大宜子孙”锦镶边,显示了他的地位不凡,身份特殊。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代织锦出土时呈圆角长方形,缝有6条带子,锦面长厘米,宽厘米,白绢带长约21厘米。

因为它与弓箭等放在一起,专家认定它的初始功能应该是射箭时的护臂。

经纺织考古专家鉴定,此汉锦是五重平纹经锦。

经密每厘米220根,纬密每厘米48根,织造非常厚实,经线密度大,工艺精湛,制造技术高超。 从其图案和工艺来看,可以说是汉式织锦最高技术的代表。   汉代织机的出土及复制  当人们想着复制“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却找不到汉代织机时,2013年四川成都老官山考古现场,考古人员在墓葬里发现4台汉代织机。   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回忆,成都老官山汉墓的西汉提花机模型被发现之初,4部竹木质地织机文物浸泡在水中已难辨其形,但它的织造原理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它的出土,成了当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第二年,赵丰就领衔主持了国家“指南针项目”,联合成都博物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等科研机构,还原了汉代勾综式提花机的结构,解决了关于汉代提花机的学术问题。 在此基础上,制作了3D展示系统,并按比例复原了两台原始大小且可操作的提花机。   “因为其出土地在成都,我们相信这应该是用来织造蜀锦的汉代织机。

我们认为复制‘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可以用同时期的织机来实现织造目的,所以我们这次的复原工作可以称为:原机具、原工艺、原技术,这就相当于还原了整个汉代的织锦技术体系,是对汉代织造技术的集中体现,我们相信这比其他复制方式和复制成果更有意义。

”赵丰说。

  因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出土时是经过裁剪,制作成护膊的形式出现,出土部分只是原织锦的一部分,包含的信息不全。 中国丝绸博物馆希望通过研究已有信息,联系历史资料来还原织锦的文字、图案、门幅等。

所以此次复制项目,他们希望以当时的工具还原当时的技艺,最后达到还原汉代织锦技术的目的。

纹样、文字的复制只能算理论研究,而通过合适的机具把文物复制出来,就从理论进入到实践阶段,牵涉的技术问题更为复杂,其中最关键的是织机采用什么类型。 作为国家文物局纺织品保护重点科研基地,中国丝绸博物馆所做的这个复制工作就不只是单纯的复制,而是必须要面对大量的研究。   赵丰说:“复制‘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除了文物本身所承载的信息可以得到有效保护和传承外,我们还可以向大众传播其研究过程、复原织造的技术难点、复原工作背后的故事,使得文物故事更加完整丰富。

”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正式委托中国丝绸博物馆对“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进行复制。

  艰难的复制过程  今年5月20日,在中国丝绸博物馆举行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复制项目中期汇报会上,国丝馆技术部研究馆员罗群手持梭子,脚踩踏板,向国家文物局及一众同行示范织造汉锦的过程。

只见梭子在他手中不断穿过,汉代织机有序工作,一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汉锦慢慢出现在眼前。   当时在现场的厉美娟如今谈起此事仍激动万分。 她与同伴一年多来所做的就是穿综。

“我们要把10470根经线一一穿入84片花综和2片地综中,不得有丝毫差错。

如果有一根穿错了,就得返工。

想想看,每一根丝线有多细,有用的丝线要穿过片片不同的综,不用的丝线则放在旁边,最费眼睛了。

我们两人一组,每穿一个小时就得换一组来穿,这样穿了近一年的时间才穿好。

”厉美娟说道。 为了穿好综,工作人员每天要在手上擦上油脂,不能让手上的肉刺划到丝线,否则就得重来。   早在2017年1月,主持此项工作的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罗群和刘剑就来到新疆,对汉代织锦护臂进行了织物信息采集和分析检测。

他们经过对此前研究资料及海内外相关文物的比对研究,最终确定把图案及文字还原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诛南羌四夷服单于降与天无极”,并据此绘制了意匠图。

  赵丰说:“早在1997年我就绘制了这块汉锦的图案,但当时没有找到更为确切的整体图案,只发现在这块汉锦出土的同时,还出土了一些汉锦的残片,最大的一块残片宽厘米,上有‘诛南羌’字样和一些图案,与‘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如出一辙,应该是一块汉锦上裁下来的。 因为汉锦有严格的规制,整幅汉锦二尺二寸,而这块汉锦显然尺寸不够。

同时在‘诛南羌’这块汉锦残片上,图案里有一左一右两个羽人。

一个羽人的翅膀方向与另一个羽人的羽翅方向相对,显示出这块汉锦图案呈纵向左右对称。

而这两块汉锦加起来正好是一尺一寸,是整幅汉锦的一半。

”  正是基于图案纹样的成功缀合,文字文意的缀合复原也就变得简单多了。

这时,另一件汉锦的出现让赵丰他们找到了复原这块汉锦的证据。

由此,整块汉锦的复制工作走出了办公室,走上了真正织造的进程。

  2017年2月,罗群带领厉美娟等人正式开始上机穿综及织造工作。 赵丰说:“用同时代的织机来织,织造难度更高,主要是因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经线密度极高,是我们所了解的汉代织锦中密度最高的,每厘米的织物都要接纳两百多根经线。

成都老官山出土的原织机上有19片综框的位置,真正留下来的其实只有5片。 我们的纹综有84片,这意味着整个综片所占的位置会很长。 提花时,综片的提落、经线的上下交替都会变得相当复杂。 第一片综片和最后一片综片间隔了一米多的直线距离,虽然第一片综片提起时开口是很清晰的,而最后一片综片提起时,前面的开口相对就很模糊了。

对于织造者来说,这很难织并极易出错。 所以经线的根数、综片的数量之多都是织造技术上的大难点,‘错综复杂’‘丝丝入扣’就是对织造场景的形象表达。

”  赵丰介绍,“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的复原工作,之前其他机构也做过,都是对文物残片的局部复制,没有对整幅织锦的复原。 如果只复制出土部分的织锦,大概只需要三四千根经线即可,结合织造技术,其难度相对就会小很多。

然而用复原的汉代织机以原机具、原工艺、原技术复原同一时期的汉锦,这是第一次,涉及的整经、穿经、提综、开口等多个技术点的难度都会大量增加,而且对整幅织锦的复原需要更充分而有力的学术研究作为支撑。   “这次复制汉锦,不论怎么说,都不亚于一次技术攻关,让汉锦这个中国人引为骄傲的制造工艺,穿越千年时空,重现华丽,令人激动。

”赵丰激动地说道。

时代28 收藏我

编辑:admin

所属机构:时代28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编号:96160192 验证

Copyright ? 2018 www.changingseasonsnurserym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8-2018 时代28 版权所有